不用花钱的污污软件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土匪们睁大了眼睛,为了活命分辨了起来,终于,有一个土匪想起了什么,激动地开口道。

“我,我知道!是一个月前过路的几个人,他们身上带着这样花纹的腰牌!那些人身手很好,害得我们损失了好些兄弟才把他们杀了!”

因为那十几个人,看起来就是再普通不过的行商,打扮的也不起眼,谁知道他们的车厢里面居然藏了不少好东西,是个肥羊。

寨子里面向来为了钱财都是杀人不眨眼的,争抢财物的时候,却没想到遇到了阻拦,他们死了几十个兄弟,才把那些人解决掉了。

因为最后是那个土匪收的尸,从那些人身上发现了同样的腰牌,觉得有些奇怪多看了几眼,才对这图案有点印象。

“确定人都死了,没有活口?”

“这,好像有两个人从后山那边滚了下来,其中有一个人还中了一剑。只是,这山林险峻多猛兽,怕是不可能活下来的吧?”

正是因为想到不会有那个机会活下来,他们才懒得费那个力气跟着去查看。

“把他带走,仔细盘问!”

为首的黑衣人冷声开口,随后却是起身,去了不远处驻扎的一个帐篷之中,恭敬地弯下了身子。

帐篷之中,一袭黑衣,带着黑色面具,只露出了一双眼睛的男人,端坐在主位之上。虽然没有露出容貌,那漆黑如墨的双眸,却宛如那深不可测的夜空一般,充满了让人胆寒的冷意。

古镇少女纯真迷人

男人的身边不远处,却是站着一个白衣女子,此时此刻,白衣女子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,却似乎在走神。

哎,离开无忧谷之后,主人便一直带着那鬼面具,平日里连正脸都不肯露出一点,让白衣女子遗憾不已。

要知道,一年前主子还没苏醒过来,躺在寒玉床上被长老疗伤的时候,她可是还有机会去摸一摸对方的脸呢!哪像现在,那么完美的面容,连看都看不到了。

本就是个冷漠的性子,似乎在躺了半年的寒玉床之后,就更加没有正常的感情波动了。也不知道那张脸,笑起来又会是什么模样?

“主人,已经有下落了。若那人还活着,此刻应该在青城之中。”

既然受了伤,就肯定走不远。不过,要在诺大的青城,找一个隐藏了身份来历,甚至连容貌都无法知道的人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
“主人此行,必当心想事成。不过,眼下还是收拢蜀州各大土匪势力更为重要。找那人的事情,不如便交给我去办吧。”

不等那面具男子开口,在他身边站立着的白衣女子却是回过神来,笑着上前一步,主动请缨。

打打杀杀的事情,她可没什么兴趣,反正有白袍军,哦不,现在似乎应该叫幽冥军了。有他们跟在主子身边,为主子披荆斩棘,她这个圣女,还是做点自己能做的事情吧。

“多带几人随行。”

面具男子微微颔首,简单的一句话,却让女子眼中的笑意加深,自顾自地开口道。

“就知道主人是在关心我,放心吧主人,我一定多带几个人随身保护,绝对不会出事的。”

这外面的世界这么好玩,她可还没看够呢!更何况,城里面还有一个让她更感兴趣的人在等着自己,不是吗?

黑衣人退下之后,那白衣女子便对着那主位上气势不凡的男子伸开了手。

“时辰不早了,主子,我伺候休息吧!说不定明天下山之后,我可就有一段时间不能照顾主子了。到时候,主子可千万不要太想我!”

女子俏皮地眨了眨眼睛,眸光之中却是有着掩饰的情意,只是,或许连她自己,都未曾觉察到而已。

男人倒是没有抗拒她的靠近,任由她细心地脱下了自己的外衫,解开了头上的玉冠。只是,当那双手靠近了他胸前,一个磨损的有些厉害的锦囊面前的时候,男人却是猛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
“我说过,不准碰它!”男人危险地发出了警告,声音仿佛淬了冰。

“知道了!看看都不行吗?小气!”

白衣女子不满地嘀咕了起来,手上的动作微微有些僵硬。不过就是个破锦囊而已,根本都不能用了,也不知道主子怎么就当成一个宝,还时时刻刻的戴在身上。

等这次去了青城,她肯定去找个更精致更漂亮的,绝对比眼前这个好上一百倍!

“出去吧,明日离开,不用再来禀告。”

毫不客气被下了逐客令,白衣女子闷闷不乐的哦了一声,转身离开了帐篷。

奇怪,怎么忽然觉得好难受呢?

等到白衣女子离开,房间里面,身形高大的男人才缓缓取下了面具,露出了一张几乎是精雕玉琢般的,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,绝世无双的容颜。

眉目如画,眸如辰星,墨色瞳孔之中冰冷无波,仿佛蕴含着雪山上万年不化的寒冰,让人下意识的觉得畏惧。

脱下了外衫之后的他一袭白衣,为清冷幽深的气质之中,平添了一丝暖意。此时此刻,他伸出手握住了胸口的锦囊,眸光之中,却是蓦地有点一丝异样的波动。

这是这个世上,唯一能为他带来一抹暖意的东西。

青城,客栈。

已经是正午时分,在客栈用了午膳,傅七宝正准备出门,却发现客栈的外面,似乎有人拦住了她的脚步。

出现在她面前的,是一个容貌俊秀的男人,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。只是脸上似乎有些青青紫紫痕迹,身形也有些瘦弱。

不过,此时此刻,这男人,却是目光专注地看着她,格外认真地开口道。

“我叫林在,听说们在找熟悉蜀州的向导。而我从小就在蜀州长大,最近几年,更是陆续在蜀州各大城镇待过一段时间,对于路途相当的熟悉。如果用我的话,一定是物超所值,不会让们失望的!”

只一眼,傅七宝便认出了对方便是那天举手之劳救下的男人。

“爹的病已经好了?我们要去蜀州,肯定不能带着老人的,而且,此行至少要一两个月的行程,还充满了危险,确定要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