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短视频au3app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终于来了吗?”

已是深夜,不起眼的一处宅子里面,得到消息的李则鸣嘴角勾起一抹冷笑。

既然这样,那便是时候动手了。

他抬起头来,看着眼前,经过一番修饰之后,和自己有着六七分相似的面孔。不仅仅是那张脸,对方的眼神,举止,就好像完完全全的换了一个人。

“主人,我这般是否可以了?还是要多练习一段时间?”

蓝芩语气恭敬地开口,这段时间,他在楼子里面并没有接客,而是被包了下来。每天要做的,就是根据眼前之人的指导,学习将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。

虽然语气毕恭毕敬,他的眼中却带着一股不服输的傲气,还有阴戾的恨意。这样的神情,是他必须无时无刻保持,仿佛要融入骨血中的姿态。

此时此刻的蓝芩,和之前柔弱的模样大相径庭。便是熟人见了,也会认为自己是不是认错了人。

不过,已经没有所谓的‘熟人’了,那些曾经来光顾他,熟知他一切的存在,这段时间全都遭遇了各种各样的意外,变成了一具具尸体。唯一活着的老鸨,如今,却已经成为了主人的傀儡。

“做的很好,过几日,我便会安排的任务。能不能活着,就看的运气了。”

“主人放心,哪怕是死,蓝芩也会完成交代的任务!”

长发气质美女古典写真清新优雅

对于蓝芩而言,亲眼看着那些凌.辱他的人一个个死掉,便已经是报仇雪恨了。所以,哪怕主人交代的事情,会让他付出性命,他也心甘情愿,迫不及待的想要为主人效力。

只有证明了自己的价值,弟弟才能得到主人的庇佑。他已经看到主人在亲自教导弟弟习武了,只要弟弟能有主人几分的实力,往后,他便可以安心了。

县衙。

为了迎接指挥使,方县令早就已经安排好了宴席,尽力尽力的招待着。原本他还在担心那些流民的事情,到现在终于松了口气。

这次秦世子带了足足三千兵马,有他们守卫,便是上万的流民,到底都只是些普通人,足以威慑住他们了。

“多谢世子一路车马劳顿,赶来了景阳镇,我代替镇子上的百姓们,敬您一杯!”

秦灏君微微颔首,却是给了身边的人一个眼神。很快,那人便悄悄退下,安排了一个丫鬟,去了县衙后院。

“方大人客气了,此次平叛,本就是我的职责所在。或许会有流民潜入了镇子上,从明天起,我会安排手下的人搜查,铲除掉所有的隐患。”

方县令莫名的觉得这番话有些不太对劲,只是他到底官职低,秦灏君要是发号施令,他也只有听从的份。

这次秦灏君没有隐藏身份,方县令给他安排的地方,却是一处极为豪华的宅院。

景阳镇上除了金家之外的几大家族纷纷派了人过来,送了不少礼,基本上都是为了和这位世子见上一面。

“全都推了。”

和这些人浪费时间虚以为蛇,他自然是没那个兴致的。看着赵家的名帖,秦灏君眸光之中,浮现出了一抹厉色。

当初要不是那个赵峰碍事,他又怎么会那么狼狈的离开景阳镇?而且,秦灏君很怀疑,赵家便是那傅家的帮手,或许,傅家就算是有漏网之鱼,也是被赵家人刻意藏起来了!

“世子,方夫人那边,已经确认了傅家人葬生火海。金家那边的香露生意也受到了影响,出货率极少。

而穆千玄留在这里为了调查失火案停留了一段时间,没有结果便回京了。至于有没有活口,却是不能确定。”

听着亲信送来的情报,秦灏君却并没有放松。

“继续派人去丰田村查探,凡是和傅家有关系的,哪怕是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!”

“是,属下这就去安排。”

“对了世子,您让方夫人私底下注意赵家,除了屯粮大发横财之外,赵家那个和死去的赵峰一母同胞的亲兄弟,却是经常出入南风馆,见一个叫蓝芩的妓子。

除此之外,并没有别的不妥。表面上看起来,赵家和傅家并没有什么牵扯。只除了之前那个让赵峰起了心思,差点被卖了的傅家童养夫。”

而那个童养夫,很有可能是世子要找的人。可是上次他们明明亲眼见过,已经确定对方并非是那人了。而且,也和傅家一起死在了大火中。

“不过,听说那个蓝芩,也是个绝色少年,十分受人追捧。”

“南风馆吗?”

秦灏君冷哼了一声,赵家做的就是这些下三滥的生意,不过,他的神色很快变得凝重起来。

若是要把人藏起来,最不容易发现的地方,不就是这些秦楼楚馆吗?

换了一身便服,秦灏君带着几个护卫,便走了出去。眼下正是傍晚时分,也是烟花柳巷开门做生意的时候。因为白日里太热没办法出门的风流才子们,晚上几乎是蜂拥而至。

整个景阳镇上,只有一个南风馆,据说还是赵峰开的。后来因为他自己觉得出来卖的不干净,更喜欢那些生涩的良家妇男,才去负责了赌坊,利用赌债来逼迫自己看上的人。

秦灏君并非第一次进这样的风月场所,面对一群涂脂抹粉的男人,倒是面不改色。

“客人看起来面生的紧,怕是第一次来我们南风馆吧?不知道客人喜欢什么类型的,小的这就给安排?”

老鸨带着谄媚的笑意迎了上来,一旁的亲信取出了一百两银子拦住了她的手,冷声开口。

“听说们这里有个叫蓝芩的绝色,我们爷今日便是冲着他来的。”

“哎呦,客人真是好眼光,不过我们蓝芩可是头牌,卖艺不卖身的。这一百两银子,也只能见他一面。”

老鸨收了银子,看了二楼的高台上一眼。顺着她的目光,秦灏君也抬起了头,只见倚在栏杆处的少年容貌精致,一身冰肌玉骨,美得格外耀眼。

他的眼神清冷,眼神间尽是傲骨,明明是个妓子,却仿佛身份比起那些客人更加高贵般傲然。

这熟悉的一幕,让秦灏君顿时神色微变。